总不能要他将玫瑰拿到办公室,要他的秘书照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1
  • 来源:男人福利院视频

  总不能要他将玫瑰拿到办公室,要他的秘书照顾,他可以想见若真如此做,那小女人八成会鼓着腮帮子说:帮你照顾盆栽?要不要我帮你种菜?

  「说得也是,这玫瑰不难照顾,但放着凋零死去,未免可惜。」这花可是他特地为女儿研发出来的,当然希望每个顾客都能像自己一样小心爱护。

  「伯父。」犹豫了会儿,席格方才开口。

  「有事?」易博仁看出他脸上的为难。

  「是这个。」他轻拍着始终安静蜷伏在他怀里的小猫,「我想-应该是饲主弃养的,如果方便,能请你收养吗?」以他一忙起来就没日没夜的毛病,小猫跟着他,只怕小命很快就不保。

  「没问题,我想我女儿应该会喜欢这只小东西。」易博仁一口就答应,小心抱过瘦小猫咪,直觉这年轻人的怜悯心很难得。

  席格喜出望外,「谢谢伯父。我这就去买些猫食过来。」

  「不用麻烦,我晚点再去买就好。」

  「没关系,伯父收留-,我当然也要尽点心意。」走了两步,他忽又想到什么的转身道:「伯父,我叫司徒靖。」

  「哇哦,好可爱的猫咪。」一走进厅里,易欢便看见父亲将只黄褐色小猫,放入一只铺了软布的竹篮里,她欣喜的上前抱过。「爸买的?」

  「不是,阿靖在路边发现的,怕没时间照顾,拜托爸收留。」

  「阿靖?」谁?

  「他叫司徒靖,爸和他很聊得来,就直接喊他的名字。」他笑指着藤椅上的一大堆猫食,「那些都是他买的,他还帮猫咪洗澡,刚刚才离开。爸想难得-可以在假日睡晚点,也就没叫-起来帮忙。」

  「那这只小猫以后就住我们家喽?」软软的小身子彷佛怕自己又会被遗弃,安安静静的缩在她怀里。

  「-不会反对吧?」

  「哪会,-还这么小,不养-怎么长得大。以后-就跟我一起睡,我保证不会压扁。」

  易博仁轻声笑开,「这样爸对阿靖就有个交代,毕竟是爸答应收养-的。」

  易欢察觉父亲好象很喜欢那个叫阿靖的。「爸,那个司徒……」

  「易爸、易欢,我来了。」许纹仪的喊声盖去她的问话。

  「-又来a我爸的盆栽?」易欢一副用膝盖想就知道的表情看着她。

猜你喜欢

啜口花茶,目光不经意一个调动

啜口花茶,目光不经意一个调动,他眺见樱花树下一抹轻击他心弦的纤丽身影。目光一热一柔,他抑住了下楼奔到她身边的冲动。他暂时不想逼她。在确定他要定她之后,他希望她也能亲自领悟对他的

2020-04-26

不悦的大喝再起,程修真才想出声要荻野鹰昂放缓声音

不悦的大喝再起,程修真才想出声要荻野鹰昂放缓声音,却突见他俊脸紧绷,两道剑眉狠狠绞起,他二话不说,动作迅速的抢过话筒,“妈,拜托,你又跟阿昂说什么,惹得他这么生气?”这一听,察

2020-04-26

一句讥讽话语陡然抛来,她抬起轻垂的视线

一句讥讽话语陡然抛来,她抬起轻垂的视线,就见杵在她住处门外,一张惹人嫌的嘴脸。“你又来干什么?”这人吃饱没事,专找她碴当消遗吗?“你最好开门请我进去,免得等会儿闹笑话的是你。”

2020-04-26

就是这些话,让他开始怀疑这里的医师究竟行不行?

就是这些话,让他开始怀疑这里的医师究竟行不行?她惨白著一张小脸,仿-到鬼门关走过一遭似的,这样叫身体并无大碍?“嗯……”一声细碎低吟夺去他所有注意力。他移坐床缘,全身神经不由得

2020-04-26

怀德和肯瑟则差点瞠凸眼睛。

怀德和肯瑟则差点瞠凸眼睛。老幺此时俊脸上的神情,简直跟水一样柔,他们几时见过?更重要的是,他竟然跟易欢睡在同一张床上!「auntie,」像吃了整包酸梅,薇瑞莎将艾霏雅拉向床边酸

2020-04-26